网站导航

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主页 > 新闻中心 >
从镜头语言、象征意义和主题出现,深度解读经典影片《霸王别姬》
时间:2022-03-25 00:02 点击次数:
本文摘要:“没有什么比你仍在戏中,而你的对手已经不在舞台,更让人感应悲凉”——李碧华《霸王别姬》影戏《霸王别姬》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陈凯歌执导,张国荣、张丰毅、巩俐领衔主演。1993年,该片一经上映,就荣获第46届法国戛纳影戏节的最高奖项金棕榈奖,这是中国影戏首次获得被全世界认可的最高影展奖。这部影片不仅包揽了众多奖项,更是于2005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被评为“全球史上百部最佳影戏”。

华体会

“没有什么比你仍在戏中,而你的对手已经不在舞台,更让人感应悲凉”——李碧华《霸王别姬》影戏《霸王别姬》改编自李碧华的同名小说,由陈凯歌执导,张国荣、张丰毅、巩俐领衔主演。1993年,该片一经上映,就荣获第46届法国戛纳影戏节的最高奖项金棕榈奖,这是中国影戏首次获得被全世界认可的最高影展奖。这部影片不仅包揽了众多奖项,更是于2005年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被评为“全球史上百部最佳影戏”。

该片以诗 意化的语言,凭借戏剧与现实交织的言说方式,讲述了影片主人公程蝶衣和段小楼这两位京剧伶人的离合悲欢。二人之间的爱恨情仇在近半世纪的风云变迁中不停升级,终以悲剧的形式竣事。在中国近代的几个重大历史事件的配景下,这个关于戏、梦、人生的凄美故事,从莽苍的空间中逐渐浮现出来,从而体现出今世人对人的生存状态及人性的思考与意会。

这部影片真正做到了人文与商业乐成联合,虽已历经27年,但依旧魅力不减。上共有147万人到场评价,并打出9.6的高分,好于99%的同类影片。

香港影评界称此片:通俗中见斑斓,曲高而和者众。《霸王别姬》这部影片体现的是艺术家的故事,同时也是京剧艺术在近现代历史变迁中的运气写照。影片情感强烈,情节曲折,充满生生死死的戏剧冲突,将历史人物和主人公交织在一种虚构的人物关系和故事情节中,缔造出了一种恢弘的历史视野和气氛。

我将从镜头语言、象征意义、主题出现,来解读这部影戏的魅力所在。镜头语言:时光的静止与流动,在冷暖交替中完美融合影片通过娴熟的镜头语言,为我们展现了民间艺术家发展的艰辛,更使我们感受到作为艺术家运气的崎岖。

通过多种镜头语言的出现,揭破了其时文化大革命配景下人们理智的丧失和真理的颠覆。“这不是一出历史剧,也不是讲京剧的兴衰。它是通过京剧演员的小我私家遭遇、运气幻化来看人生演变、世态炎凉。”——陈凯歌《霸王别姬》在用光上浓墨重彩泼洒情感,冷暖南北极色调的交织混用。

既不是那种单调阴冷的暗沉,也不是绝对温煦的暖色调。用冷色调体现了旧中国时代的衰败,用暖色调描画了有血有肉的人物,并力图出现出人物在差别场景中的情绪。影片接纳了倒序的手法。在开场的时候,陪同体育场入口处的光束,鲜明地勾勒出了程蝶衣和段小楼的轮廓,并营造出一种舞台光的效果。

从另一个角度看,这种处置惩罚手法体现出了类似“时光隧道”的张力,让观众发生一种可以逆光追溯,回归到曾经的优美。然而,事实上却是再用这样的形式反转了观众的推测,为接下来的悲剧留下了一个伏笔,造成了极具打击力的情绪落差。随后,一束白色灯光径直从两人的头顶洒下,让人感受到严寒孤苦。

在明亮的灯光下,却看不清人物的心情,只能看到影子被拉得很长。在让人模糊哪个才是人物,哪个才是影子的同时,映射了影片对于戏、梦、人生的思考。细心的观众一定发现了,在正片开始之前的7分钟,影片使用的是玄色色调,将人们带进了回忆的气氛。

极重的玄色,也表示着程蝶衣悲剧一生的伊始。还是小豆子的程蝶衣因生有六指而被戏班拒收,无奈之下,他的妓女母亲生生剁下了他那根多余的手指。在恳求关师傅收下小豆子的历程中,镜头推近,冷色调的配景与母亲沾满鲜血的手部特写,形成了光效的高反差,在营造了强烈的视觉打击力的同时,也乐成地调动了观众的情绪。厥后,小赖子和小豆子在从戏班逃跑的历程中,无意进入戏院,寓目了一场戏剧演出。

此时,影片的灯灼烁亮温煦,舞台在圆融的视觉出现下,是无尽的辉煌与荣耀。表示着这一场景给小豆子带来的心理刺激,他的盼望在此时被唤起,他明确了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至此,他心底恒久的压抑与扭曲终于获得了救赎,他在希翼中重新感受到了人生的努力和意义。然而,影片灯光的静与动,扬与抑,却在不经意间改变更换。

同样是暖光,却在另一个场景中反转了寓意。可以说,整部影片不光影像华美,剧情细腻,内蕴也极为富厚深广。成熟的镜头语言,花招剧小舞台与人生大舞台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在剧班为张公公唱过戏后,张公公就对小豆子极其美艳的扮相所吸引,并让小豆子来到自己的房中。

这个场景中阳灼烁媚辉煌光耀,张公公端坐在金色的光线中,如痴如醉地审察着小豆子。此时的阳光,不再是温暖与希望,而是一种强权的象征,也预示着反抗的无力。

小豆子在被张公公侮辱后,生无可恋地走出张公公的府邸,像一具行尸走肉般地游荡在陌头。这时的画面则被处置惩罚为静谧的白蓝色,与之前屋内的暖光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让人看到此处,同感于小豆子心田的痛苦与绝望。

在段小楼和菊仙文定的当晚,程蝶衣到四爷处讨剑。他悲痛欲绝地唱着“君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庭院里蓝色的光线使人感应酷寒孤零,而宝剑反射出的耀眼光明,象征着程蝶衣笑颜背后的挣扎与悲恸。

而在花满楼中,则是铺天盖地的红色,直逼人眼,像是要点燃整个屏幕。这与程蝶衣和袁四爷调戏的局面与清寡阴郁的调子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是影片中最具视觉张力的戏份。在我看来,影片的摄影师顾长卫在用色彩陪衬画面情绪上,可谓独树一帜。在他的精雕细琢下,每一个镜头都能成为一件单独的艺术品。

影片将灯光与人物的情绪相联合,引起观众的情感上的共识,也将人物的运气埋于整个故事环节之中,形成了特此外视觉气势派头。在蝶衣因为给日本人唱了一出戏,而被国民党抓走后。影片中所一贯使用的红色和蓝色画面,突然转变为以白色为主。

段小楼在恳求袁四爷救程蝶衣出来的时候,袁四爷一袭白衣,阳光透过窗子洒进房间,光线十分通透。此时,影片的色彩一改之前或暖融或压抑的暗红色,或者或酷寒或绝望的蓝色。

白色的光线表示着袁四爷的权利,也表示着段小楼对救出蝶衣的坚定。另一方面,此处色彩上的突然转变,也预示着段小楼对蝶衣的态度已然转变,他决议要与程蝶衣决裂。今后,心田极端痛苦的程蝶衣终日沉醉在毒品的虚幻之中,以求解脱。

影片场景用白色的薄纱遮挡,虚化了蝶衣的心情和行为。白色的大量使用,彻底撤消了温暖的气氛。白色的岑寂与纯粹,表示着蝶衣心中一种情感的缺位,也让人感受到了蝶衣心田的空虚。

对于此时的蝶衣来说,他没有了精神追求,也没有了恋爱信仰,与他而言,眼前已是既看不到未来又不能回首已往的绝境。在影片的最后,故事又回到了开头,蝶衣和段小楼在戏院再次对戏《霸王别姬》。蝶衣趁段小楼不备,抽出了他的宝剑。剑出鞘的一刹那,耀眼的白光猛地照亮了整个画面,酷寒决绝,却也表示着曲终人散,蝶衣悲凉的一生终于可以奔向灼烁。

他最终选择了“自个儿玉成自个儿”,在对自己人生彻底的清明与了无中,获得相识脱。我认为,任何一部有深度的叙事影戏,都如绘画一样,能够使用光来缔造种种可能性,和到达种种目的。

在整部影片当中,色彩的变换反差不仅具有组成视觉的功效,同时也展现了作为叙述者的叙述与组织功效。在镜头灯光的娴熟转换下,既出现了引人入胜的故事情节,也彰显了人物鲜明的性格。影片画面的光影、色彩、构图和色温,充实体现了摄影师顾长卫的大师级手笔,以及身后的影像掌控能力和影像缔造履历。

他通过对光影的敏感和捕捉,使镜头下的光线颜色到达了戏剧化的美学和心理表示效果,为我们打造了一场近乎置身其中的观影体验。影片隐喻:在见微知著的思辨下,是无边无际的暧昧多义1.京剧隐喻影戏《霸王别姬》通过京剧艺人的履历,展现了中国现今世历史。导演陈凯歌试图通过影片剖析在历史的交织变换下,京剧艺术职位的沉浮与跌宕。陈凯歌选择了最能体现中国文化积淀的京剧艺术及从业艺人现实的生活,来体现对中华传统文化以及人性的考量与体悟。

可以说,用这样的方式挖掘历史,是斗胆且独到的。京剧《霸王别姬》也叫做《十面匿伏》,故事主要取材于《西汉演义》,原为京剧名旦梅兰芳与武生泰斗杨小楼互助创编。

虽然整部剧作的观影时间不到三小时,山河却已履历遭数次易主。与同名京剧相同,在影片《霸王别姬》中,也深刻地诠释了历史的转变与交织。随着剧情的开展,我们再一次跌进了历史的洪流。

影片在潜移默化中安插了种种意象与情节, 使我们与主人公一同履历了近代中国最纷繁杂乱的时代。清朝的太监张公公在影片中先后两次进场,表示着“北洋政府时代”和“文化大革命”竣事,描画了中海内部发作的大规模暴力冲突。

影片中的京剧《霸王别姬》,从清末民初,一直贯串至“文革”以后。想起剧班的关师父曾说:“是人的,就得听戏,不听戏的,就不是人。”听上去难免让人以为这话有些过,甚至是略有嚣张。

然而,纵观整部影片就会发现,这句话始终未被颠覆。不管是日本的入侵,还是国民政府军的压迫,不管是文化大革命的璀璨,还是一切复归于平静的清闲,京剧的艺术价值与最贵的历史职位始终未被撼动,即便历经九转,它的形式与内在始终没有改变。京剧《霸王别姬》描画了虞姬的善良与勇敢、坚贞与远见,“面羽则喜,背羽则悲”是虞姬最真实的写照,也是蝶衣心田深处最深的坚守。

影戏《霸王别姬》中的袁四爷和菊仙的介入,导致了“虞姬”与“霸王”的错位。在这种错位下,“霸王”不再是“虞姬”的“霸王”,而“虞姬”也不是“霸王”的“虞姬”。在这样的错位之下,预示着影片最终只能以悲剧的方式竣事。

一如京剧里,虞姬的死成为了整个故事的热潮。影片的最后,程蝶衣如同戏剧中的虞姬一样,拔剑自刎。在我看来,程蝶衣用这种决绝的方式,将京剧与自己人生的关系完全转化为了隐喻关系。于他而言,京剧《霸王别姬》不再是舞台生活的一部门,而是自己人生的全部。

他在自己的世界中已然与虞姬合而为一。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人生的使命,就是拼极一生将虞姬的至真至纯出现在纷繁的人世间。《霸王别姬》透过好莱坞式的叙事手法,褪去了其自己作为“戏”的本质,反将一出“京戏”酿成了自然的“人生”。在整部影片中,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的隐喻成为了一个结实的符号。

2.宝剑隐喻宝剑,可以说是整部影片中最重要的一个意象。在虚幻的京剧世界中,它是霸王项羽的佩剑,在影片中,它承托着程蝶衣和段小楼之间的情感纠葛与爱恨寄托。同时,它也是一种武器,一件艺术品。可以说,宝剑是多个世界的交织点,也是整部影片隐藏的一条暗线,贯串故事始终。

佛洛依德曾在《精神分析引论》里指出,一切外形上细长而竖起的事物,都代表着男性生殖器的意向,包罗雨伞、木棒、树干、佩剑等。可以说,宝剑代表着绝对的男性形象。讥笑的是,影片中的剑初次泛起在太监张公公的府邸。

如果说之前被烟斗戳嘴,是在精神上导致了小豆子的性别错位,那么在张公公的暴行下,小豆子则是从肉体上屈从于了性别错位。厥后,在程蝶衣和段小楼即将出科的时候,他们在闹市瞥见了宝剑。段小楼希望获得宝剑,以使得之间看上去更像真正的“霸王”,程蝶衣立下誓言“师哥,我准送你这把剑!”从那天开始,这把剑便成了他心中魂牵梦绕的希翼。也正是从那天起,这把剑便成了他们人生的全部纠葛的滥觞。

段小楼对于宝剑的盼望,陪同着岁月的流失逐渐黯然,然而,蝶衣却始终保有着对这把剑的憧憬。在段小楼与菊仙完婚的新婚之夜, 蝶衣带着对段小楼的抨击情感,顺从了袁世卿而获得了那把宝剑。

他抱着宝剑,叹息着自己的得与失,他所失去的一切,化为了怀中的宝剑。他嘱托段小楼所保管的并不是一把简朴的剑,而是 自己最为看重的贞操,也正因如此,他才视段小楼变心,辜负了自己的“失身”。

在文革期间,段小楼在逼问下说出了宝剑的来处和方式,将蝶衣的痴心踩入了土壤,全然忘记了自己幼年的梦和蝶衣的答应。不仅如此,他甚至将宝剑扔进火堆,想要和蝶衣彻底划清关系。于是,现实生活中的师哥和舞台的霸王形象在蝶衣心中轰然坍毁,蝇营狗苟。

十一年后,程蝶衣和段小楼两人再次重逢,再次同演《霸王别姬》,此时的宝剑不再是虞姬手中的道具。程蝶衣从段小楼的腰间抽出佩剑,挥拭自刎,成了真虞姬。

所有的爱恋和叛逆,在那一刻终于竣事,而这把剑也和程蝶衣一同履历了不为人知的半生辛酸。透过这把宝剑,我们看到了一种物是人非,物非人亦非的悲怆与沧桑。3.金鱼隐喻影戏是一个符号系统,这个系统的内容是多样的。在这部影片中,金鱼这个意向,曾在影片中多次泛起,只不外我们会因为太过投入影片的叙事,而将其忽略。

逃避现实的蝶衣在家中吸鸦片时,床榻的前面正是一架朦胧的金鱼屏风。屏风上的数尾金鱼在水草间游动穿梭,而在屏风后面,程蝶衣在吸食着鸦片,而屏风的另一面,戏园司理那坤正在边念边烧掉蝶衣写给母亲而从未寄出的书信。

程蝶衣大烟瘾发作的时候,金鱼在水中游动的音效不停于耳。程蝶衣疯狂地撕扯家里的工具,捶打墙上的镜框。此时,影片镜头推近,给了鱼缸这个象征性符号以特写镜头,将动态图像、动素和动态结构完美地出现在我们眼前,将我们拉入到一个全新的“象征界”。

随后,镜头上拉,鸟瞰整个房间。此时的房间早已被程蝶衣破坏得零落不堪,种种戏服散落在地,与段小楼的合影统统被砸得稀碎。

唯独谁人鱼缸,安稳静立在床边,反而成为了整个场景中一个突兀的存在。当蝶衣稍微平静下来后,发生了儿时的幻觉,在菊仙的怀中不停地念叨“娘,冻冰了,好冷。

”在镜框的边缘,几尾金鱼在鱼缸中悠闲自得地游着,静谧安稳。影戏的符号是由影像和声音组成的,是观众可以直接感知的实在的物质形态。

在影戏中,意义和所指物应该是合二为一的,它是通过自身表达意义的,隐喻性的认识,也暗含着表述性的思想。我认为,影片中的金鱼和程蝶衣一样,都是被鉴赏的角色。金鱼姿态各异,体型优美。

金鱼因美而获得生存价值,而蝶衣亦是无数人心中美的体现。另一方面,金鱼是由鲫鱼演化而来,从鳞片形状到鳞片数目,重新部形态到背鳍变异。

可以说,金鱼是历经了岁月洗礼的存在。同样,程蝶衣之所以能成为一个名旦,正是因为履历了太多的磨砺与磨难。

在李碧华的原著中,蝶衣的房间里最多的是镜子。而在影片中,则将镜子换为了金鱼。对蝶衣而言,自己的世界就是那方鱼缸,他终其一生都想沦落在自己的世界中,不管世事变迁,外界大戏不停。

程蝶衣的世界始终看似圆满,但却容易支离破碎。他就如同缸中之鱼,始终在盼望着认同与呵护。

固然,影片中值的暗喻另有许多,好比 “断指”、“火”、“戏台”等,这些意象将整部《霸王别姬》酿成了一座“幽暗的森林”,将冗长的历史缩略于影片之中,酿成了整个世界的缩略形式。《霸王别姬》隐含的意蕴可以明白为京剧艺术的起伏跌宕、人物性格的转变、见微知著的思辨。从影戏的意识形态来看,这部影片无疑是乐成且极具影响力的,因为影戏的功效就是让观众回到杂乱的未经修饰的物质世界,体会它的无边无际和暧昧多义。

影片主题:人生如梦隐真假,终身误断别愁肠影戏《霸王别姬》的剧情,始终围绕着同名京剧铺陈,主题不仅是戏与人生的关系,也是对迷恋与叛逆的诠释。陈凯歌将这些主题完美地融入了中国社会的沧桑巨变之中,“借戏梦人生的角度,演绎百年京华的风尘;借京剧文化的兴衰,写民族性格的诟病”。1.迷恋:青春旷世程蝶衣,从一而终真虞姬小豆子在年幼时,随同妓女母亲生活在女人堆里。为了利便儿子留在自己的身边,母亲只能终日将他妆扮成女孩的样子。

厥后在被送去学习的时候,母亲切下了他那根多余的六指。履唱《思凡》频频受罚,师兄小石头用烟枪捣烂了他的嘴,使他在精神上对自己的性格发生了错位。

厥后被张公公凌辱,使他进一步使否认了自己的性别。可是,小豆子步步蜕变为程蝶衣,并不仅是源于这些外来的暴力。小豆子真正的转变,是在逃出科班后看到了其时的“名角儿”以及让人为之眼花的京剧舞台。

小豆子完全被舞台上的演员风范所征服,被叱咤英武的霸王所征服,更被被京剧艺术所征服。那一刻,他在心中勾勒出了一副未来,一个属于他和师哥的舞台。

今后,对他来说,理想与现实、戏里与戏外、舞台与人世的界线开始融合。初进戏班的时候,师哥小石头总是护佑他不被欺负;在平时训练的时候,小石头会趁师傅不备,为小豆子踢走垫腿的砖头;当小豆子被师傅责打的时候,小石头会果然反抗师傅,想凭借一己之力救下他。凡此种种,使当深深迷恋上了段小楼,不分戏里戏外,认定霸王就是段小楼,而自己则是谁人致死相随的虞姬。

这份不被世俗认可的恋爱,在程蝶衣的心中始终不朽。就像《红楼梦》里的藕官,她在舞台上是“男性”,却无法从舞台转回到现实身份。菂官是她舞台上的爱侣,假戏必须真做。

曹雪芹一直在询问“假作真时真亦假”的矛盾辩证。藕官的性别,孰真?孰假?舞台和现实中,孰真?孰假?程蝶衣要和师兄唱一 辈子《霸王别姬》“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能算 一辈子。

”这是他的人生目的。他把自己真正的当成了虞姬,把段小楼当成了楚霸王,虞姬为霸王而生,为霸王而死,而蝶衣也希望自己和段小楼有他们的生死相依,矢志不渝。对于京剧艺术,蝶衣也是迷恋且忠诚的。从幼年学艺开始,他就在和关师傅的身上潜移默化地承袭了对于京剧艺术的信仰。

于他而言,学的是京戏,亦是做人的原理,做人就要“从一而终”,“自个儿玉成自个儿”。《霸王别姬》一举成名之后,程蝶衣陷入了人戏不分的忘我田地。他曾说“我希望我就是虞姬”,不仅说出了他对自己女性身份的认同,更说出了他对于艺术的痴迷。

段小楼曾指责程蝶衣不应该给日本人唱戏,而程蝶衣却带着些许欣慰地说了句“谁人叫青木的,他是懂戏的。”厥后程蝶衣被当成汉奸审判时,他并不体贴自己是否会开罪,而是遗憾着“青木如果不死,京戏就传到日本去了。

”文化大革命期间,程蝶衣和段小楼被无情批斗的时候,饰演霸王的段小楼终于忍受不了现实的压力,跪在了众人眼前。虞姬歇斯底里地怒斥“连楚霸王都跪下了, 京戏能不亡吗?”他喊出了一个艺术家对于自己钟爱的艺术被蹂躏时所体现出的痛心和绝望。

对于京戏,他迷恋且痴狂,更是将之作为自己的一种信仰。正如段小楼所说,程蝶衣是“不疯魔不成活呀”。他把自己完全献身于京戏,献身于京戏所代表的中国文化精神。

不管风云怎样幻化,京剧才是他 心中真正的“霸王”。从某种水平上来说,程蝶衣就像王国维一样,彻头彻尾地被该文化所“化”,而无法面临文化衰落的现实。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一小我私家如果活得太过纯粹,就注定会被骚动世俗所埋葬。

人生如戏,戏如人生。然而,戏可以重演,人生却不能重来。两人在文革十一年后再聚首,重唱《霸王别姬》。

程蝶衣念着“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他迷恋着段小楼,黑暗斗着菊仙,辛酸孤苦地渡过了泰半辈子。而现在,他才明确自己是“男儿郎”,原本可以同师哥一样顶天立地,却带着“女娇娥”的身份出走了泰半生。他名顿开,挥剑自刎,“自个儿玉成了自个儿”,在自己生命的最后与虞姬合二为一。

2.叛逆:市井凡夫段小楼,投合世事假霸王李碧华被称作“奇情女作家”,最擅长写“叛逆”。她曾在《诱僧》中这样写到:“人那么壮大,权位、生死、爱恨、名利却动摇它。

权位、 生死、爱恨、名利那么壮大,时间却消磨它。”事实上,作为师兄的霸王也曾有过“力拔山兮气盖世”的英气。

曾几何时,他用砖拍脑门为师傅救场,为了救小豆子和师傅拼命,在袁四爷眼前保持着自己的傲气。只惋惜,这些棱角都在逐步岁月中被磨平了。成名之后,他收支青楼,尔后又赢取了菊仙,叛逆了他们要唱一辈子戏的约定。

他戏谑“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尔后便在戏班众目睽睽之下,搂着菊仙头也不回的离去,决绝酷寒地叛逆了独留原地的程蝶衣。当晚,程蝶衣赴邀到四爷的府邸,作了四爷的朱颜知己。在不甘和痛苦下,他选择用这样的方式叛逆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师兄。

此一别。厥后,程蝶衣因为曾为日本人唱戏,被当做汉奸被捕。

段小楼为了营救他而四下奔走,同时也和菊仙签订了字据,誓与蝶衣划清界线,这是对蝶衣的第二次叛逆。在狱中,程蝶衣手拿着段小楼的诀别字据,感应了彻骨的严寒与绝望。然而,程蝶衣并没有根据原计划为自己脱罪,反而凭借“角儿”的名气顺利脱身,枉费了小楼为了救他所付的一番心力,他用这样的方式使小楼遭受第二次叛逆。又一别。

在文革中,段小楼小楼在红卫兵眼前唯唯诺诺,他指责程蝶衣是戏疯子,卖民贼,还抖出了他许多不堪回首的往事,是第三次的叛逆。程蝶衣悲愤难忍,痛苦绝望,于是他当众揭开了菊仙的身份,也是段小楼最致命的“旧疮”,使段小楼遭受到了第三次的叛离。再一别。

对程蝶衣而言,爱之深则恨之切,所有的抨击不外是“你为什么叛逆我”的呐喊。而对于段小楼来说,叛逆是他人性中的一部门,他的忍气吞声和投合时世,这既是国民劣根性,也是小人物求生存的无奈。他不外是一个向世俗低头、下跪的凡人,而不是舞台上谁人“力拔山兮气盖世”的霸王。

段小楼就像李碧华的《青蛇》里所描画的许仙一样——“他因这人性的本能,洞悉一切,冷眼旁观我们对他的痴恋争夺。鹬蚌相争,渔人得利,此乃古之明训,他获益良多,却始终不动声色。”仔细想来,段小楼又何尝不是? 他说程蝶衣“不疯魔不成活”,他说自己是假霸王,程蝶衣是真虞姬。

其实,在他心中,是明晰程蝶衣心田所有痛苦的爱,可却用看似无意的话语点破,一次次撕碎了程蝶衣的梦。段小楼只是一个没有坚守的普通人,在威胁与利益下,他叛逆了答应,叛逆了京剧,也叛逆了恋爱。然而,叛逆虽然并不是理所应当,却也让人不忍苛责,他只是自始至终都在历史的洪流中,对现实有着比力清醒的认识。程蝶衣始终是一个孤苦的情痴,活在自己的精神世界里。

面临时代洪流,世事变迁,他始终初心不改,不管是对于京剧还是情感,他都是从一而终。而段小楼则没有程蝶衣的那份真与痴。楚霸王原本应是“生看成人杰,死亦为鬼雄”,而段小楼终究只是一个假霸王。迷恋和叛逆就似乎是人性中的两个对立面,但却无关善恶,不外是心性使然。

在两者的身后,可能同样是万劫不复的田地,然而,在这人生如戏的道场中,能够在痛快地爱与恨,也就不枉今生了。《霸王别姬》无疑是一部乐成的影片,不仅体现了导演陈凯歌对故事和人物的成熟掌握,也体现出了他对中华传统文化的思考与探寻。影片透过变换的历史,阐释了京剧的辉煌,以及人性的深刻,将对“戏、梦、人生”的探究潜埋于影片的镜头、隐喻与主题之中,表述无形,却发人深省。

许多人都说,这是一部不敢看第二遍的影片,因为以为蝶衣的一生太过感伤。我却认为,蝶衣始终执着于心田的坚守,从一而终,是让人钦佩的。

他在颠覆秩序的同时,也找到了自己内在的心灵秩序。微尘众生,流离生死,他的一生是对情有独钟的平静而宽阔的祝福,以及忠于自己的勇气与继承。张国荣曾在一次访谈中谦虚地笑着说:“我希望观众能够认同‘只要是这种角色,就非张国荣莫属’。

”一别经年,诚如他所期,由他所饰演的程蝶衣始终如烙印一般,印刻在我们的心头,无法被取代。所谓经典,即是如此。


本文关键词:从,华体会,镜头,语言,、,象征,意,义和,主题,出现,“

本文来源:华体会-www.kl-fq.com

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跟我们联系!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00-2021 www.kl-fq.com. 华体会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ICP备54715019号-6

地址:浙江省嘉兴市衡南县奥升大楼16号

在线客服 联系方式 二维码

服务热线

054-50664610

扫一扫,关注我们